关捌捌发发

泡—泡——机———!

大梦起兮稻花香

孩子们当自强

借鉴了想法


给自己画的微信头像和背景图哈哈哈哈


最后,是真的喜欢五条人

最后

最后,故事未完待续


高考完的暑假

我逃避了他对我的感情

以及我对他的感情

就好像从未法发生过

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就在前两天

他问我可以给他一个机会吗

认真的,没冲动

我想了很久

答应了


我和他的故事这么多年

也该有个结局了

不管是好是坏

我也不想在意了

我不想让自己遗憾后悔

我希望我和他都会好好的


他会在冬日暖阳等风停

春风万里等雨季

也许会在某个际遇

触动你的心

把过去穿越成风雨拥抱你


(现在分了噢,劝诸位认清本质,保持理智,勿要沉迷)






《顾晏》

4

TIPS:

1.无剧情向,单纯甜(爽)文,真•短•篇,不要问我跨度为什么这么大。

2.其实是最近回心转性写的文(一年前的回心转性

3.小流氓×小道士(别站错,年下)

4.关捌的垃圾文笔(此篇草稿流


——————故事…开始了?—————


肆、

        顾曲趴在木桌上浅眠。


        何晏盯着顾曲。


        宽大的青袍遮掩住腰身,墨发垂荡腰间。


        那腰仿佛比女子的还细。


        何晏扇了自己一巴掌。


        顾曲惊醒看向何晏。


      “何晏你脸怎么红了?”


        何晏第一次结巴回答说:“拍、拍蚊子,拍得。”


        顾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顾晏》

3

TIPS:

1.无剧情向,单纯甜(爽)文,真•短•篇,不要问我跨度为什么这么大。

2.其实是最近回心转性写的文(一年前的回心转性

3.小流氓×小道士(别站错,年下)

4.关捌的垃圾文笔(此篇草稿流


——————故事…开始了?—————


叁、

      “道长哥哥还有什么别的可以吃的东西吗?”


        顾曲忙着算卦,“有,肉馅饼。”


        何晏盯着顾曲,发觉眼前人愈加标致。


      “道长哥哥,你好像比肉馅饼更好吃呢。”何晏轻声说。


      “何晏你刚才在说什么?我没听清。”


        何晏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道长哥哥你长的真好看。”何晏遮掩回答道。


        顾曲的耳朵根红了。


《顾晏》

2

TIPS:

1.无剧情向,单纯甜(爽)文,真•短•篇,不要问我跨度为什么这么大。

2.其实是最近回心转性写的文(一年前的回心转性

3.小流氓×小道士(别站错,年下)

    4.关捌的垃圾文笔(此篇草稿流


——————故事…开始了?—————


贰、

        何晏干活很勤快。

        对戏,卖艺,收钱都很熟练。

        当然不包括吞剑和胸口碎大石。


       “道长哥哥,你看我今天表演怎么样?”

        顾曲满意地点了点头。

      “今天买两个肉馅饼。”

《顾晏》

1

TIPS:

1.无剧情向,单纯甜(爽)文,真•短•篇,不要问我跨度为什么这么大。

2.其实是最近回心转性写的文(一年前的回心转性

3.小流氓×小道士(别站错,年下)

4.关捌的垃圾文笔(此篇草稿流


——————故事…开始了?—————


壹、

        顾曲颠着铜子,小流氓盯着他。


        顾曲原路返回拿着肉馅饼,小流氓盯着他手中的馅饼。


        顾曲对着小流氓啃了一口馅饼,又啃了一口。


        小流氓眼眶红了。


        顾曲将另一个馅饼递给了小流氓。


        小流氓三两口吃完,盯着顾曲看。


        顾曲笑了笑转身离开,小流氓跟在身后。


        顾曲左拐右拐,仍没甩掉小流氓。


        顾曲问:“你还想吃几个肉馅饼?”


        小流氓嘻嘻道:“不吃了,我看道长哥哥你长的好看。”


        顾曲一愣。


        小流氓道:“道长哥哥带着我吧。”


        顾曲说:“得干活买饭,不提供住宿,到哪睡哪,住店另说。”


        末了还加了一句:“肉馅饼看收成。”


        小流氓没有迟疑,用力点头。


        “道长哥哥,我叫何晏。”


        “顾曲。”

        



《顾晏》

0

TIPS:

1.无剧情向,单纯甜(爽)文,真•短•篇,不要问我跨度为什么这么大。

2.其实是最近回心转性写的文(一年前的回心转性

3.小流氓×小道士(别站错,年下)

4.关捌的垃圾文笔(此篇草稿流


——————故事…开始了?—————


零、

小道士叫顾曲,

最近收养了个叫何晏的小流氓。

准确来说,不是收养,

是小流氓死皮赖脸贴上来的。

《南关》

TIPS:

1.单纯为了爽而爽,无任何文笔可言(更何况是两年前的文了)。

2.主人公:沾南、关捌。

3.一个想卖艺却把自己卖了的故事(不完全是)。


嘘,故事开始了。

————————————————————


      “迎客了,姑娘们。”,关捌招呼着诸位食客,姑娘们花枝招展得跟在关捌身后。(清倌举花魁,画重点,没有别的意思)


        之后门外就是姑娘们的舞台了,关•鸨母•捌打着呵欠上楼回到自己房间。


        关捌是一男子,长的清丽绝伦(实在懒得描写外貌,感谢大家的自行想象),却举止懒散。千人千面,唯有一张嘴不饶人,但这并不能阻止广大食客对他的喜爱。


      “捌爷,有人指名要见你。”,一姑娘推门道。


      “不见,想见我的人多去了,还差他一个?”,关捌扯掉绛紫色外袍。


        一会儿那姑娘又推开门扉,懦懦道:“捌爷,那人说你若不下来,就把你绑回府去。”


        关捌扯下同色发带,墨发披散,“府?什么府?不管了困死了,我要睡觉。”


        就在关捌即将扑倒在床上的那一刻,门开了,一位丰神俊朗的男子(原因同上,我错了),带着和蔼的微笑站在他的面前。


        关捌愣了愣,“沾……沾南?”,这货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来?先跑路要紧。说着关捌转身就向后门冲去。


        沾南压抑着心中的怒气,却仍带着微笑,“看来捌爷是不准备跟沾某叙叙旧了?”,沾南随即脚步一旋,挡在了关捌面前。


        关捌没来得及刹住车,猝不及防扑在了沾南怀中。


      “哈哈……沾王爷最近闲来无事啊。”,关捌用手推搡沾南胸膛,尴尬笑道:“关捌好好伺候成不成?”


        关捌真怕沾南脑子一抽,把青楼给端了。


      “那捌爷怎么伺候呢?”,沾南将头靠在关捌颈窝,两手收紧了关捌的腰肢。


      “沾王爷您先松手成不成?要不关某如何伺候您?”,关捌咬牙切齿道。


      “嗯?”


      “没事没事,关捌带王爷去听曲儿。空翠——上琴艺。”


      “可沾某想听捌爷的。”


      “沾王爷恕关某无才,经营一小店就让关某焦头烂额,心力憔悴。”


      “噢,这样啊~”,沾南语音一转就将关捌架在肩上。关捌的墨发披散,衣襟外敞。


      “沾南,去你*的,把我放下!”


      “直喊皇族姓名,辱骂皇族可是大罪。”,沾南恶趣味的捏了捏关捌屁股,“胖了。”


        关捌闭上嘴,拼了老命的捶打沾南的腰背。


      “别锤了,手疼。捌爷这细皮嫩肉的,锤疼了,沾某可是心疼得很。”


        沾南边说边下楼,还不忘朝众多食客“抱歉”笑笑,捌爷我带走了,诸位就别惦记着了。

  

        在关捌的狠命捶打下,沾王爷腰板挺立,渐渐走远。


      “捌爷是不是拿沾王爷没辙啊?”


      “习惯了习惯了,捌爷和沾王爷之前就这样。”


      “噢~,你看捌爷那泫然欲泣的样子,啧啧。”


      “想什么呢,有沾王爷在,哪还轮得到你?”


       “可惜了……可惜了。”


        关捌正被沾南摁在马车上,严刑逼供自己干的好事。